ag8.com亚游会
ag8.com亚游会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ag8.com亚游会>原创文章>亲情>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我的外婆

作者:默然欢喜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8-01-01 10:06 阅读:

  外婆去世的时候我不在她身边,没有看见她临别时候的样子,但是我真的希望她走的时候没有痛苦,是安详地离开吧。她在这个世上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她不该再承受生命垂危的痛楚和绝望。写到这里时候,我的眼里不禁溢满了泪水。

  外婆是个小脚女人,就是所谓的“三寸金莲”。在我的记忆里,外婆夏季总是穿着青色对襟的上衣,冬季总是穿着黑色粗布的斜对襟上衣。裤子不管冬天还是夏天都是黑色的肥腿裤,只是薄厚的区别,然后在脚脖处缠上绑腿的黑布带。她的鞋子是手工做的尖尖的小小的白底黑面布鞋,那种鞋无处可买,只能自己做。

  我想外婆应该是最后一代遭遇了裹脚痛苦的小脚女人吧。我听母亲说,外婆是在六七岁时候被裹的脚。外婆家原本是个有些财力的地主家庭,可能外婆的父母是想让外婆变成标准的小脚女人然后能嫁个好人家,享一辈子福吧。可不幸的是外婆一生都在忙碌中度过,就像没有脚的鸟儿一样几乎没有停歇,而这双“三寸金莲”只能加深她劳作时身体的劳累和辛苦。

  在我的记忆里外婆总是穿着她那双黑色的三角形小布鞋在蹒跚的忙碌着,偶尔她会站在地上用一只手撑在腰上,一只手搭在炕沿边减轻脚上的压力来稍作休息调整,而这通常是我刚到外婆家她停下来和我说上几句话的时候。我模模糊糊在她裹脚穿鞋的时候见过一两次她脚的样子,除了大脚趾以外其它四个脚趾被深深的扣到脚底下,脚背很高,整个脚看起来是三角形的,像个粽子,和我们常人的脚比,她站起来的时候不是用足底支撑身体,而是用那四个变形的脚趾和脚后跟在支撑着包括足底在内的身体。每每想起,我都觉得疼痛得喘不过气来,我更无法想象被裹脚之初的痛苦是何等的残忍。

  外婆嫁给外公的年代,也就那个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的年代。她和外公之间没有了解,没有感情,亦或是第一次见面就是结婚入洞房吧。外公家按照当时的叫法是贫农,有时候我猜想也许就是因为是贫农,所以外婆的父母才会把外婆嫁过去吧,那个时候的政治运动使整个社会都公认贫农是光荣的阶层,是理直气壮当家做主的阶层。

  外公家有六个兄弟姊妹,外公为长子,所以可以想象他们的生活有多么的艰辛。在我七八岁可以单独在外婆家小住的日子里,我还记得常常半夜醒来,听见唰唰的声音,是外婆在地上编织炕席,是北方那个时候农村家里火炕上铺的,外婆编好,外公拿到集市去卖。白天要在地里劳作,只有晚上才能抽空来编席子。我每次都是看一眼,迷迷糊糊地问一句:“姥姥你还不睡觉啊?”然后就又睡了过去,至于外婆什么时候睡觉的甚至是有没有睡我是不清楚的。

  如果只是生活的艰苦倒也无妨,可是外公还是那种很木讷脾气又很大只会冲自己女人发火的男人。外公不善于为人处世,不善于做任何事情的决定,不善于计算金钱,有时候会把钱花丢或者算错了,外婆说她的时候他又很大脾气的吼回去,所以我一直觉得外婆都是很无奈很委屈的过活着。

  外婆有四个子女:大姨,母亲,大舅,二舅。

  大姨自小体弱多病,性格和外公一样木讷但却老实没有脾气事事忍气吞声不会辩驳。结婚以后日子很贫穷,外婆经常接济她,而且因为她的老实,在婆家又经常受婆婆小姑子弟媳妇的气,所以外婆还要为她担心亦或开导亦或帮她处理一些事情。

  母亲排行老二,性格随了外婆,倔强要强,但是因为太过要强,和父亲也常常是在吵架中度日。好在母亲怕外婆担心亦或觉得外婆知道了也帮不了什么忙,所以从来不会回家和外婆诉苦。不过父亲对外婆很好,经常去照看帮着做些农活,外婆也总觉得父亲是个好姑爷。

  排行老三的是大舅,性格像极了外公,不会为人处世,也没有赚钱的本领只会做些体力活。三十多岁的时候还没有娶到媳妇,所以很多年大舅找媳妇的事情都是外婆家的头等大事,也是外婆最头痛最着急的事情,经媒人介绍看了一个又一个,但都是不了了之。最后在大舅三十五岁的时候终于和现在的大舅妈结婚了,成了一个家,总算了却外婆的一个心愿。虽然大舅妈脾气特别不好,甚或有时候不分青红造白,不懂事理,不明是非,用那个北方的形容词就是有点儿“虎超儿”的,但是外婆终究觉得她已经给儿子娶了媳妇,她的责任已经尽到了,其他的事情她再也无力去管了。后来外公外婆索性在亲戚的帮衬下就在村口重新盖了一个两间的小房子,把原来的老房子院子留给了大舅一家。

  二舅是家里最小的,也是最聪明的,可是命运弄人。有些人是不幸的,命运还偏偏会给你加一把盐,让你不幸中再添不幸。外婆就是那个不幸中又被命运加了一把盐来捉弄的人。

  母亲说二舅小的时候特别聪明可爱,还知道心疼外婆,可是六七岁的时候吃东西吃咸了,得了气管病,后来身体就开始不好,而且不知道怎么脑子也越来越不好。

  我八九岁的时候去外婆家,二舅大多时候还是比较清醒的,他会和我说话,哄我玩,给我讲笑话,可是慢慢的,他清醒的日子越来越少,犯糊涂的日子越来越多。他发起病来,会骂人,会摔碎东西,会不管黑夜白天的离家出走,而且在家里他最能欺负的就是外婆:饭菜不可口,他张口就会骂,甚至把桌子掀翻;心情不顺,他也会怪到外婆身上,张口即骂。

  大舅刚娶了大舅妈外婆、外公、二舅和他们住在一个院子里的时候,虎超儿的大舅妈还经常会言语刺激到二舅,让他更加的发疯,有两次二舅竟把外婆打伤住了院。我还清楚记得母亲的愤怒和无奈。

  后来我上高中的时候二舅离家出走的次数是少了,但是在家的日子也少了,因为这时候他每次一走就是几个月甚或半年才会回来,不再是起初的三五天了。外公外婆也老了,也心力交瘁了,再无力气如最初时候外出寻找了,最后一次出走大概在我高三的时候吧,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母亲说应该是死在哪里了吧。

  想到外婆的这些苦难我真的不知道也无法想象一个柔弱的小脚女子要如何面对,可是在我记忆里外婆从来没有抱怨过,从来没有哭过,从来没有找人诉苦过,甚至她被二舅伤到住院的那些日子她还在安慰母亲说二舅不是犯病了么,要不也不会这样。

  儿时去外婆家总是看到外婆在忙:要种地,要弄菜园子,要喂养鸡鸭,要烧火做饭,要编炕席……,可是每每她看见我的时候,总是笑着和我说话,她的眼睛笑起来时就会眯到一起,让我感到无比的亲切温暖,她总是问我上学学的怎么样啊,作业写了吗。寒暑假我偶尔会在外婆家住上几日,夏天的时候我会和比我大几岁的二姥爷家的老姨跑到山上去玩,有一次还迷了路,在山上下不来了,外婆就漫山遍野的叫我的名字找我。

  后来到外地读书,在外地工作,回家的次数就渐渐少了,去看外婆的次数也少了,但每次去外婆都会和我坐一会儿,问问我的工作,问问我的老公孩子怎么样,每次她听完都会眼睛眯成一条缝笑着说你看这多好啊。每次要走外婆都要留我住一宿,可是看着简陋的陈设,想着可能因为我住下或者吃一顿饭都要忙碌不停的外婆,我真是不忍心住下。

  外婆从来不愿意给子女或者晚辈添麻烦,她从来不说自己缺什么了,需要点儿什么,反倒会处处想着我们。

  小的时候逢年过节亲戚孝敬给她的糕点、花生、瓜子她都不吃,她说不爱吃,总是放在柜子里,我一去她就会拿出来给我吃,每次总是说:“瞅瞅,这么多呢,你快吃吧。我不爱吃,某某拿的我就放这儿了。”有时候她的东西都放坏了她也不知道,我们说坏了不能吃了,她还说坏了,不能吧,哎呀可不都长毛了,怪可惜的等等。

  我大了以后回去会给她一些钱,她总是说:“不用,我有,前些天卖玉米还卖了一千多块钱,你看我也不花,吃的园子里都有,衣服也不用买,我干啥花钱啊。”

  外婆一辈子都要强,都不想给人添麻烦,可是却要处理麻烦。外公先于外婆离开的,外公后来病倒的日子,生活无法自理,每天在炕上怨声载道,痛苦悲鸣,都是外婆忍受着,伺候着,照顾着。外公走了以后,外婆就自己生活,偶尔大舅家的两个女儿会主动轮流来陪她过夜,她还要照顾孙女的起居。

  好在外婆一生身体都算硬朗,没有遭受太大的肉体之痛,只是后来有些肺病会咳嗽,直到她去世,她的生活都是可以自理的。只是后来的日子有些糊涂,母亲把她接到我家住的时候,她经常和母亲说她看见她的爹爹和二哥了,她经常说她要回家了,家里东西没人照看,门没有锁。我回家小住的时候,她几乎认不得我了,她会看着我叫妹妹的名字,但是那时候妹妹已经因为难产过世好几年了,我们一直瞒着她,可能在她印象里,妹妹在家,我在外地,亦或在她苦难模糊的记忆里已经将我淡出。

  母亲说外婆在我家住了一段时日,被大姨接去住了些天,身体就越来越不行了,后来就被大舅接回去没几天就过世了。她是在夜里走的,没有什么痛苦。

  我常常想我可怜的外婆,如果人死后真的有天堂和地狱之分,那么你一定去了天堂,你一生自强,一生善良,一生勤俭,一生劳作,也一生愁苦,离开这个世界对你许是最好的解脱,愿你在天堂可以享受休息,享受安静,享受没有悲愁的幸福快乐


上一篇:给妹夫的一封信   下一篇:沉重的数字-----2018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时间里的你。
·慈母手中线
·别拍她,我家宝贝还要嫁人呢
·离人心上秋意浓
·和尚和秀姑
·记忆深处的味道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染发剂
·花开,月正圆
·听不见声音的她,最爱月季花
·你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
·没有父亲的年
相关短文
·给妹夫的一封信
·给妹妹的一封信
·两元钱
·秋雾
·乡愁是一种味道
·冬天的阳光
·特别的你
·坠落的倔强——纪念姥爷
·士英先生谈三溪山歌(下)
·士英先生谈三溪山歌(上)
·写给上天的一封信
·尘世二三事

Copyright © 2007-2014 ag8.com亚游会 版权所有.ag8.com亚游会,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