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8.com亚游会
ag8.com亚游会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ag8.com亚游会>原创文章>生活>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少妇的诱惑

作者:一根烟的落寞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8-01-17 14:48 阅读:

  1

  在很久以前,胶县有一个人叫许远,以打渔为生。

  每天夜晚,他都会带一壶酒来到墨水河畔,一边饮酒,一边打渔。饮酒之前,都会先往地上倒一杯酒,默默祈祷:“河中溺死之鬼也与我共饮。”可能因为此,感动了鬼神,每晚打渔必满载而归,而别人却无甚收获。

  一夜,皓月婵娟,绛河清浅,许远正在河畔自斟自饮,见一少年公子在身边来回走动,许远招呼道:“小哥,一块喝酒如何?”

  少年客气,的回道:“这——,这——怎么好意思?”

  许远说:“无妨,闲着也是闲着。”

  少年遂坐地与之饮。

  许远为其斟满酒,两人边聊边喝,不觉过了午夜子时,许远一条鱼也没打到。心里怅然若失,面露失望之色。少年见此,说道:“哥,喝了你的美酒,无以为报,我到下游为你赶鱼去。”说完,飘然往下游走去。

  不一会,少年回来了,喜笑道:“哥,鱼群到了,准备撒网捕鱼了啊!”

  许远细细一听,果然听到鱼儿咬水的唼呷之声,按照经验,是成片的鱼群来了,呜呜呀呀的,月光下,水面上鱼脊梁若隐若现。许远赶紧抡起胳膊,撒出网去,一网就网了大个的“八斤草鱼”数条,条条盈尺,活蹦乱跳的,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银光,许远大喜,接着又撒了几网。

  这几网下去,网网都有收获,八斤草鱼,把棍子鲤鱼,大嘴鲶鱼,带刺的噶呀鱼……应有尽有,很快装满了几个鱼篓子,许远非常高兴,提起一篓子“八斤草鱼”要给少年,少年却推辞不受,且说道:“一直都喝您的美酒,无以为报,即便为您驱赶几条鱼,不过是小事一桩,也不足以报答您的恩情,哪好意思再要您的鱼呢?如果哥不嫌弃,我每晚都来,您带着酒,我们喝完酒,我就给您赶鱼,如何?”

  许远听了,有点疑惑,问道:“今晚,咱俩第一次见面,第一回喝酒,你怎么说‘一直’呢?当然,如果你愿意来喝酒,我也欢迎,反正我一个人也闷的慌;酒也是自家酿的,我多带一壶就是了。只不过,让你下水赶鱼,挺对不住你的,你别介意啊!”

  少年笑着道:“哥,你客气了,再说无功不受禄,光喝你的酒,不给你干点活,我也过意不去啊,你说不是?!”

  许远笑着问道:“小哥,怎么称呼你?”

  少年道:“我姓王,你叫我王六郎就行了。”说完,自格就往西走了。

  2

  次日,许远把几篓子鲜活的鱼儿,往集市上一摆,很快被抢购一空,比平时多赚了不少钱。于是,特意又从酒坊打了一坛上好的“瓮头春”。

  夜晚,许远又来到墨水河畔上,月牙弯弯,薄云淡淡,少年早已先到了。许远卸下肩上的渔网,席地而坐,与少年开饮。

  许远道:“小哥,昨晚蒙你为我赶鱼,今天卖了不少钱,这坛子‘瓮头春’你喝吧,聊表谢意。”

  少年道:“哥,你这么这就见外了昂,一块喝吧,喝完我就下水给您赶鱼去。”

  许远愉快的道:“好,那就一块喝。”

  就这个样,两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很快把一坛“瓮头春”喝光了。少年站起身来,用胳膊抿了抿嘴说:“哥,我喝中了,我下去赶鱼去了昂。”

  是夜,许远又是满载而归……

  就这个样子,过了大半年,两人款洽默契,小酒喝的极为畅快。

  有一晚上,少年来到河边,饮酒之前,神情有些落寞。许远问:“怎么了?”

  少年有点哽咽的回答道:“哥,和你相处这么长时间了,我们情逾骨肉,亲胜兄弟,但是很快就要分别了。”说完,眼中泪水蒙蒙。

  许远吃惊的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少年开了开口,欲言又止。越是不说许远越问,最终在许远的逼问下,少年不得已,说道:“哥,这些日子以来,你对我挺好的,我非常感激。有件事本不想告诉你,但今当远别,思来想去还是告诉你吧,我其实是一鬼,生前嗜酒,有一次烂醉之后,淹死在这墨水河里,已经好几年了。以前,你打渔比别人多,是因为你每次打渔之前酹酒祭奠我,出于报答,暗中为你驱鱼。明天,我的大业就满了,将有替代我的,我就要投生人间为人了。咱哥俩就今晚上,还能哈个酒了,自此之后,就再也不能了……”

  少年一时伤感,不禁欷歔叹惋,几欲落泪。

  许远听了,起初非常恐惧。但转念一想,一块哈了半年酒,并无相害之意,也就不再害怕了。反而不胜嘘唏,便为少年斟了满满一大碗酒,说道:“六郎,喝吧,说实话,相处这么些日子,你我情同手足,马上就要分别,我心里也不好受;但话又说回来,你罪业已满,将要投生为人,也是可喜可贺,来——,兄弟,干了这碗,为你庆祝一下。”

  两人就这样又喝了起来。席上,许远问:“谁来替代你?”

  王六郎道:“哥,你明天来这墨水河畔,中午便会有一个女子渡河淹死,那就是来替代我的。”

  很快,公鸡打鸣,东方翻白,两人畅饮而别。

  3

  第二天,许远将信将疑,一大早就来到河边,远远眺望。到了中午,果然见一少妇抱一孩儿,沿着河边走,忽然间就点到河里了。少妇吃惊之下,把孩儿抛到岸上。小孩受了惊吓,等歪着小腿,张摇着小手,大声的啼哭着。少妇呢,也在河水之中挣扎着,时沉时浮,沉没不定,最终抓住岸边的一棵歪脖子小柳树,爬了上来。然后,坐在地上,惊恐不定,喘息着粗气儿,过了一会,少妇镇静之后,歇了过来,站起身来,从地上抱起小孩就走了。

  且说这个许远,看着少妇堕河,在苦苦挣扎之际,心里非常不忍,几次想出手相救,但转念一想是替代王六郎的,所以最终止住,没有出手相救。等见到少妇自己挣扎上了河岸,并未淹死,遂感觉王六郎所说有点不可信。

  天擦黑之后,许远依旧去墨水河畔老地方打渔,少年又来了。说道:“哥,又见面了,我不去人间投胎了,今晚咱继续喝酒,我继续为您赶鱼吧!”许远问何故?少年说:“本来那个少妇是来替代我的,但是我见她怀中抱着娃娃,如果让她替代,母子两命俱无活理,所以,我于心不忍,就舍弃了。只是,自此之后,我就不知何年何月能等到替代之人了。你说这是不是我们哥俩的缘分未尽呢?”

  许远感叹的说:“六郎,你能有此仁人之心,必能感动上天;天神得知,必来相助,六郎宽心。”

  六郎举杯道:“能夜夜与兄相聚,未尝不是好事。”

  由此,两人相聚如初,夜夜饮酒打渔。

  只是过了不几天,王六郎又来和许远告别,许认为其又已找到替身,但王六郎解释道:“非也,只因此前一念之恻隐,感动上帝。今我已被封为高密西南雷音寺土地神,明日赴任。哥,如今弟有一愿,我到任后,想请您到高密一聚,虽路远难行,仍盼望您来。”

  许祝贺道:“六郎为神正直,神慰人心。山高路远为兄不怕,但人神路隔,我去了之后,又如何与你相见?”

  少年答道:“不必多虑,但来无妨。”叮嘱再三而离去。

  4

  回到家后,许远开始打点行装,妻问何故,许据实告之。妻子笑着说:“此去数百里,即便有其地,即有其祠,恐怕你面对一泥土神像,也没法说话吧?”许不听,第二天动身去了高密西南。问了问当地人,果然有康庄,然后问了康庄所在,便餐风露宿,一路赶去。

  到了康庄,找了一家旅店住下,问道店家雷音寺所在?店家惊讶的问道:“客官,您是不是姓许?”

  许远道:“是啊,老板如何知道?”

  店主又问:“客官,可是胶县人?”

  许又道:“奇了,老板您是如何知道的?”

  老板没来的及回答,立刻转身跑了出去,不一会,旅店门外站满了人。丈夫抱着娃娃,媳妇搀着婆婆,老人牵着孩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纷纷杂沓而来,把小旅店堵的个满满当当。后面的人都在翘着脚跟往屋里望。

  许大惊。

  众人于是就告诉他:“数夜之前,梦到一神言:‘胶县我一个许姓朋友,很快就来我们高密了,请你们资助他些银两,盛情款待一下他。’所以,我们已经恭候您多时了。”……

  许远听了,心下暗暗惊诧。于是就去了雷音寺边上祠庙,在神像案前,摆上贡品,燃起香烛,默默祝说道:“六郎,从别后对你想念至深,于是践行约定,跋涉数百里来探望于你。不想承蒙你托梦于本地之人,对我尊敬照顾有佳,非常感激。我来此,没带什么珍贵的礼物给你,只有你爱喝的一坛‘瓮头春’,你若不嫌弃,我们就一块喝碗酒,就像在墨水河畔那样。”祝毕,许烧了几刀黄表纸……

  很快,神像后面生起缕缕清风,盘绕在许的身旁,半个时辰后,才散去。

  晚上,许下榻旅店,不时就进入了梦乡。见一少年来,衣冠楚楚,风神俊美,与平时大不一样。对许远说:“承蒙兄长挂念,不辞风霜,跋涉山水,远来慰问,令弟感激涕零,喜泪交加;然我任此小官,人神殊途,不便见面,虽隔咫尺,却如天涯,弟内心亦不胜悲凄。本地之人,馈赠兄长一点土特产,聊表寸心,以慰往昔之好。如兄定下归期,临走之时,我还会送兄一程”……

  许远在高密居住了几日后,想要回家。当地人一听殷勤挽留都纷纷邀至其家做客,争相奉上美酒佳肴,许远甚至于一天要到好几家去吃饭。又住了一两天,许远坚持要回家,当地人纷纷给与金银钱财,不过一天的功夫,金银钱币装满行囊,各种各样的土特产堆在了旅店里,满满当当的。没办法当地人雇了一辆马车,帮着许远将这些馈赠礼品拉回家去。

  临行那天早上,当地的人,无论那女老幼,都携子抱孙,拉妻带女,全都出来相送。出村之后,忽然又是凉风习习,盘旋于许的身旁,一路随行十余里。

  许知是六郎,乃再拜道:“六郎珍重。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君心仁爱,自能造福一方,无须愚兄多嘱。这也算是百姓们的福分,愚兄姑且代他们道一声谢,也不枉招待了我这些日。”

  六郎闻言,御风在空地里盘旋了许久,虽依依不舍,到底渐渐飘散了。

  村民既惊且叹,但见土地神已回,也就都各自回去了。

  许回到家里,继续每夜携酒到附近河里打渔,后来家业兴旺,渐渐宽裕起来,即不复当渔夫,但仍时常携酒河边,怀念六郎。每次遇见高密人,便问土地神的事,都说土地神有求必应,十分灵验。

  有人说,六郎所在地,并非高密康庄,而是招远邬镇

  年代久远,不知到底是哪……

  ——王六郎置身青云,而无忘贫贱,正直为人,正直为鬼,此得人间正道,故终得为神,而正直如初。而当下,又有几人如六郎之正直?

  ……

  ——完——

  八斤草鱼,常住莫言笔下的王国——高密东北乡。曾就读于河崖一中,高密二中,潍坊学院中文系毕业,现为一上班族。

  好喝一点酒,喜读书,爱交友,聊天,写段子……如今也已稀里糊涂的度过36载春秋。

  一支放荡不羁的钢笔,以写家长里短、写茶余饭后,写瓜田篱下,写都市ag8.com亚游会,写典故传说,……与网友们们侃侃而谈。

  无论大雪飘飘的夜晚,还是绿肥红瘦的清晨,无论是流光溢彩的月夜,还是彩练飞天的傍晚,无论是都市里的霓虹灯影下,还是胶河岸畔的瓜地里……八斤草鱼永远在您身边!


上一篇:《伴》写给<<充实女人的必修课>>   下一篇:爱就在碗里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斗志
·一碗汤的距离
·愿你看淡世事沧桑,内心安然无恙
·等待
·烂漫秋色,悠悠情思
·想象的力量
·老师,我家不困难,自愿放弃贫困
·爱情备忘录
·成长,就是一个放下的过程
·时光依然,搁浅了谁的记忆
·有一个词叫过去,我们却都回不去
·时光清浅,岁月嫣然
相关短文
·《伴》写给<<充实女人的必
·《一个亘古至今的传说》 文 / 兰
·年年岁岁花相似
·回忆石应琳老师
·徘徊在岁月的门外,淡看人生
·我的青春回忆录
·表弟眼中的印尼
·太行西沟看冰挂
·爱,或者不爱
·在你我之间,唯有心明了
·远去的辘轳声
·“偷”不走的信念

Copyright © 2007-2014 ag8.com亚游会 版权所有.ag8.com亚游会,散文随笔,美文故事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