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8.com亚游会
ag8.com亚游会 | 爱情文章 | 亲情文章 | 友情文章 | 生活随笔 | 校园文章 | 经典文章 | 人生哲理 | 励志文章 | 搞笑文章 | 心情日记 | 英语文章 |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ag8.com亚游会>原创文章>校园>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感谢你能来,不遗憾你离开

作者:孩子很坏 来源:文章阅读网 时间:2018-04-11 14:06 阅读:

ag8.com亚游会 www.skinnynyc.com    文/孩子很坏

  天涯相隔后,一个不说,一个不问。

  ——题记

  我是最早离开的。天津站,我潇洒转身,挥一挥手中的票根,向身后的他们告别。没有人知道,这一别,有的人便再也不见。

  离的不远,北京到天津,城际也就半个小时的事,所以相聚,于我来说,不算很难。

  可,就这不难的相聚,被我一拖再拖,下个礼拜、下个月、甚至下个季度。于是,待我辞去北京的工作,投奔爱情,远走南京时,我也没腾出空来,陪他们喝上一杯,去KTV再唱上一曲。

  论文,答辩,拍毕业照,这些我刚好都没参与。又因为一些缘故,拿毕业证,我都迟了些时日。等我回去,空荡荡的寝室,只剩老纪,在游戏里骂街。他背门坐着,地下散落的书本、脏鞋臭袜,还有几瓶开了没喝完的啤酒,以及我送他们的瓷碗,玩的怡然自得。

  大学期间,除了几场黄金周恋爱,不得不奔赴其他城市,都由着他领着我,去北京、济南、青岛。

  他的家人,除了他远在国外的爸,我都见过。

  他小学是搁北京读的。所以,北京他熟。老北京的豆汁、炸酱面,全聚德的烤鸭。他都门清。

  我们爬长城、逛故宫、天坛,拍照留念。微风徐徐的颐和园里,我们踩着小舟前行,诉说着彼此的ag8.com亚游会。他住在军区大院的外公,那倔强的小老头,把他当手底下的兵训着,口哨一响,十五分钟穿戴整齐,被子叠成豆腐块,洗簌品摆放好。五公里越野跑,一个小时军姿,于他来说,都是家常便饭。

  如所有被放养的农村孩子一样,我无恶不作。见着谁家包养的鱼塘,也不管水深浅,准得捣乱一番,抓些鱼打打牙祭。惦记别人家的西瓜,上山偷去,还特坏的糟蹋着。终究在把父母的老脸丢光后,他们有所顿悟。

  他被解救,是因为他妈回国,被公司安排到青岛。出于愧疚,所以溺爱。得空时,他妈会领着我们去吃饭,陪我们去听一场JAY的演唱会。像个迷恋的小粉丝,会收集JAY的所有专辑、海报,也会唱JAY的所有歌曲。甚至,他爱玩的魔兽,他妈都支持着。

  躺在椅子上,黄金海岸上那穿着比基尼行走的美女。他笑着问我,怎样?我一脸猥琐地笑,哟西!

  在烧烤街的尽头,见着了他给我介绍的美女,实话说,如果不是出了点小意外,我都从了她。身材高挑、皮肤白皙,还有让男人欢喜的职业--护士。一点小误会,引起的摩擦,她拎着酒瓶就是砸。这脾气,很社会,但原谅我受不住,何况她比我还高不少。

  他还不死心。去爬泰山时,非拉上他姐。他姐,除了是个护士,还兼职模特。之前,我们见过,是在学校附近的麦当劳店。她刚好路过,又得空,就约他见了一面。聊的还算开心,毕竟那时的我,算的上文艺青年,忧郁的侧脸,有点像JAY。他姐的QQ,电话号码,他都有给我。偶尔她也会去我空间,评论下我写的文字,节假日、生日我也会问候几句,除此之外我们很少说话。

  站在他叔叔别墅里,我沉默地很尴尬,毕竟他姐还有工作,但他的良苦用心,我也明白。待日出东方,盛世美景下,他借故离去,我跟他姐之间,能暗生情愫。

  只是,感情强求不得。

  后来,他姐告诉我,他对我的在乎。给我介绍对象,是希望我能留下,无论济南、青岛,甚至北京都好。而,他一次次更换回程日期,只想送我离去,跟我好好告别。

  后来,我们也见过面。我加盟的品牌,总部在济南,培训期间,他有开车来见我。我们吃着烧烤,喝了点啤酒,聊聊彼此的境况,也有提及消失不见的二哥。

  我也有去青岛,那时他已是高速路口收费站的领导,我站在阳光下,对着他喊,老纪你大爷的,干的有模有样。他淡淡地笑,继续工作。

  我们依然吃着烧烤,依然喝着啤酒,依然听着JAY的演唱会。JAY唱《回到过去》时,我们挥舞着荧光棒,感叹时光飞逝。

  那天,我拿着毕业证,陪他走上十分钟的路,去他喜欢的面馆。服务员笑着说,好久不见。我点了点头,嗯,毕业了,

  如我一样,他也加不少辣椒,辣的满头大汗时,他站起来,一口干了一瓶冰镇可乐,大喊一声“爽”!服务员递给他纸巾,他擦好汗水,没有说谢谢,只剩电风扇“呼呼”转着。

  出门后,他又折返回去,把我送他的雨花石,偷偷塞给了她。

  现在的现在,他的QQ还在,电话号码也有,只是,彼此忘却了联络。而他的QQ空间,像现在所有人一样,都设置着权限。我的也一样。

  前些日子,他姐告诉我,他结婚了,新娘我也认识。我知道是她,那个对我笑着说“好久不见”的女孩

  遗憾的是,他没说,我没问。

  想起前些年小可写给我的邮件,“孩子很坏,你娶妻了么,你还记得我吗?”,日子我记得很清楚,2014年11月11日。

  想起在天津KTV里,我们曾合唱一曲《以父之名》

  没人能说没人可说,好难承受。


上一篇:士英先生谈历史上的偶然性与必然性   下一篇:没有了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收藏本文]
发表读后感:
本栏随机推荐文章
·你相信吗,那男孩来找你,十年后
·三月春色坠校园
·我的人生因有你而美丽
·只要够努力不出彩都很难
·像冬梅一样坚韧
·暗恋过你的那些年,我不能忘
·可曾荒废青春
·走在路上的青春
·那年,我们在高考
相关短文
·士英先生谈历史上的偶然性与必然
·最美年华遇见你
·挫折即为动力
·即将远行,需告别
·大学,即将离去的美好
·可曾荒废青春
·浅谈朗诵的评判标准
·三月春色坠校园
·青春,想说爱你却来不及说
·一见钟情
·我在樱花树下等你
·高学历的吸血鬼

Copyright © 2007-2014 ag8.com亚游会 版权所有.ag8.com亚游会,散文ag8.com亚游会,美文故事在线阅读